赩銫

↓↓↓↓↓

我永远爱GGAD
墙头多
产出少
非常懒惰
与三次元忙碌程度也有关系
对不起大家的期待
人口密集型社恐
(# ` n´ )

微博同名

【GGAD】ONE DAY 2

出于多方考虑,担心JKL哪天又来个官方打脸,我修改了一下第一章,并将文中GG的设定由原来的德姆斯特朗改为我们熟知一点的霍格沃茨蛇院……
望不要介意……

然后担心在魔法史里卡bug,决定自动模糊掉上个世纪存在过的AD和GG……

继续发糖,嗯!(握拳

其实也不知道会写几篇……

——————————————

假期里的霍格莫德村很热闹,随处可见霍格沃茨留校的学生。并且也许不经意间路过身边的就是霍格沃茨的教师或者魔法部的哪个官员。Gellert还很轻易的看见了自己的同学,但他并不想去打招呼。
Gellert和Albus约好了去大英图书馆。他从没去过什么大型的麻瓜图书馆,不过就书的种类肯定跟巫师界的图书馆有很大区别的,这点毫无疑问。
Gellert决定带些小东西给Albus。他喜欢甜食,这么大的人了,口袋里总能摸出糖来,甚至点杯热牛奶都能继续加糖。
蜂蜜公爵是个不错的选择,甜食应有尽有。Gellert买了一盒太妃手指饼和一大盒滋滋蜂蜜糖,他相信Albus会喜欢的,但是他不会告诉他自己在哪买的,即使他求自己也没用。

Gellert从国王十字车站出来,朝着西南方向走,远远地就看见Albus已经在入口写着大大的“THE BRITISH LABORER”的拱门下等他。穿着暗紫色的毛呢大衣,裹着一条厚实的灰色围巾,蹬着一双带搭扣的黑色高帮靴子,无聊的左顾右盼。
“嘿,Albus!”
Albus似乎也看见了他,开始朝他招手。
“嘿,Grindelwald,在伦敦还住得习惯吗?”
“噢,不及瑞士冷。给,给你带的。”Gellert把买的甜食一股脑塞到Albus手里,也不管他手里是否拿着其他的东西。
“哦,哦,谢谢。它们看起来真美味,可惜在图书馆里不能吃。”Albus打开看了看有些遗憾的说。
“没事,你回去慢慢吃。”Gellert从没见过像Albus这个年纪还对甜食这般喜欢的人,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噢,不过他认识的麻瓜似乎只有Albus一个,除非算上那些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

Albus已经年满十七岁,可在麻瓜世界里甚至不算成年,但他有着堪称天才的创造力。那天,Gellert看到他在书吧里画的那些手稿,已经被他搬到了自己最新创作的主题中,一个名叫《LOST》的系列油画。
他到图书馆来,当然是为了带Gellert参观,但更多的是查阅资料,为他的作品添加新的元素,一只凤凰。

Gellert对Albus的想法不屑一顾。是了,麻瓜都以为凤凰是虚构不存在的,这种上古时期就存在的神奇动物,能够随意消失和再现,现在也只有亚洲一些国家的高山顶上才会有筑巢的凤凰,但这不影响它们存在的真实性。
Gellert悠闲地跟在Albus之后,这个麻瓜图书馆出乎他意料的大,而且藏书丰富得惊人,Gellert甚至撇到几本也许是故意流落到麻瓜手里的魔法世界的书。
阳光从高处的侧窗和天窗照射进来,形成无数道漂亮的柔和的光柱。冬日的阳光总是那么令人愉快,Gellert还顺便帮Albus分担了几本手里的书,体贴得连自己都感到惊讶。

他们好不容易在国王藏书室弄到一张空桌子,身边就是由玻璃和黑钢架组成的通高六层的精装书架,看上去颇为壮观。
Gellert随意翻了翻那几本书。他相信书中提到的亚述人和希腊人所描写的不死鸟和太阳鸟就是凤凰,好奇地问道,“那么,Albus,你准备把凤凰画成什么样?”
“……也许会更像东方的凤凰吧,那种神鸟似乎更优美一些。”
Gellert忘了,东方记述的凤凰!华贵的、鲜红色的,有一根金光闪闪的长尾巴,喙和爪子也很长。最接近真实的凤凰,只是体型大小存在差异,它们实际应该更小些,与天鹅差不多。
Gellert有心要捉弄Albus,“我以后捉只凤凰送你吧!”他真的可以做到。
Albus愣了一下,笑了。Gellert喜欢看他笑,那双蓝眼睛里会闪着狡黠又带着点顽劣的光,完全不同于平时的冷静与锐利,“别逗了,凤凰又不是母鸡,说捉到就能捉到。况且它们甚至都不存在。”
Gellert弯弯嘴角,不置可否。
Albus又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他就把Gellert的话忘在了脑后,埋头做起自己的事,显然认为这就是个玩笑。
但同时,也把带Gellert参观的事给忘了。
这也不能全怪Albus,实在是今天的Gellert太过安静正常和体贴,让他一时忘了他不过是个初来伦敦的游学生。
当然这个“游学生”跟Albus理解上的可能差距很远。
“你可以自己去逛逛,这里是挺大,但我想,你应当是不至于迷路的。”Albus解决完一本书,抬头歉意的看着百无聊赖的琢磨着他的手机的Gellert,“我本来也是想亲自带你转转,不过你看……”用笔敲了敲自己的笔记本和一堆书,他给自己定的目标还没有完成。
Gellert闻言突然有些不耐,皱着眉眯起了眼睛,“你就是这样待客的?”纯血贵族的高傲被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然后不等Albus做出反应,猛地起身自己离开了。

Gellert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自取其辱。一会儿思考一个麻瓜为什么能左右自己的思想,一会儿又想Albus应该更顺从自己的意愿才是。
然而那样Albus就不是Albus了,吸引Gellert的是这个有自己思想追求的人,而不是任人摆布的仆从。
不过最让Gellert气愤地是Albus竟然没有追出来请求他的原谅!
他冲出国王藏书室,当经过不知多少个窗洞后,无意中拐进了西区的手稿阅览室里。
整个空间几乎被书桌和读者占据,但并不妨碍要转换心情的Gellert,他开始饶有兴趣地浏览起那些沿墙排列的闭架文献。
Albus是在Gellert看了大半个厅室的手稿后才匆匆出现的。此时Gellert恰好看到一张达芬奇的手稿。
似乎是为了建立话题,Albus故作轻松的轻声称赞起达芬奇,“……他真的是绝对的天才,他的那些成就我们一辈子也许都做不出一件……”
Gellert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打断了Albus,“他在我们的世界都非常有名。”
“我们的世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吗?Albus一时迷惑,可笑的脑补出了许多Grindelwald是外星人的可能。
“嗯,我们的世界,巫师的世界,魔法世界。Albus,我是一个巫师。”
Gellert知道自己大概已经失控了……

——————————————

这章GG会不会傲娇了点_(: Ⅰ 」∠)_
文笔忽高忽低真让我烦躁

本来想用板子画个配图,结果渣了,然后就不想画了,以后再说吧……(这是一个空头支票

下一章将转Albus视角

评论(2)
热度(24)
©赩銫 | Powered by LOFTER